背景:
阅读新闻

美国这项法案共18处提及台湾 再次挑战“一中”底线

[日期:2018-06-25] 来源:政知道  作者:全球通 [字体: ]

(原标题:美国半年内涉台“动作”频频,这项法案再挑战“一中”底线)

据合众社在内的多家媒体报道,美国参议院当地时间6月18日通过了《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建议美军应适度参加台军军演。

美国这项法案共18处提及台湾 再次挑战一中底线合众国际社对参议院通过《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的报道页面

事实上,这已不是美国今年第一次在涉台问题上出现“动作”,而且美台之间也不乏“擦边球”式的互动。今年3月,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台湾旅行法》,这一法律鼓励美台“所有层级”官员互访;之后,美众议院5月24日表决通过《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要求强化“台军军事实力”。紧接着,6月12日,美国在台协会(AIT)台北办事处新馆落成,美国务院派一名助理国务卿前往台北参加仪式。20日,美众议员达纳·罗拉巴克提出决议案,鼓吹美台“复交”,承认台湾为“主权独立国家”。

美国这项法案共18处提及台湾 再次挑战一中底线达纳·罗拉巴克

分析认为,美参议院涉台法案通过,意味着美再度打所谓“台湾牌”。5月,针对美众议院通过法案鼓吹“美台军事来往”,国台办发言人表示,中国坚决反对我建交国与台湾进行任何形式的官方往来和军事联系。

今年以来,美国大打“台湾牌”的原因何在?我们有什么应对方案?政知道采访了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涉台事务研究中心主任郭拥军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外交室主任袁征研究员和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战略研究室樊吉社主任。

法案18处提及台湾

政知道注意到,参议院通过的《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共18处提及台湾,其中第1243条专门谈及台湾。条文首先提出:美国应当加强与台湾的防务合作;接下来的条款则详尽叙述了美国和台湾应如何展开防务工作,涉及美对台军售、美台军方人员交流、军事合作等。

美国这项法案共18处提及台湾 再次挑战一中底线

条文还提及:美国国防部长应当推动加强与台湾的安全交流,包括适当参与台湾军演,像年度的“汉光演习”;台湾也应适当参与美国军演;推进美台国防部门官员和军事人员的交流等。

报道称,未来参议院将与众议院协商出一致版本,并经两院各自表决通过后,送白宫由美国总统签署后生效。2017年12月,特朗普曾签署了《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案》。

美国这项法案共18处提及台湾 再次挑战一中底线

事实上,参议院通过的《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部分内容延续了去年12月特朗普签署的《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案》的涉台内容,如两个版本都公然声称,美国与台湾关系的基石是《与台湾关系法》和“六项保证”。此前被“炒”的国务卿蒂勒森也曾提及美国通过《与台湾关系法》和“六项保证”对台湾许下重要承诺。然而,上述的基石是严重违背一个中国原则的,2017年1月,外交部发言人陆慷称,蒂勒森所言严重违反美方自身基于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作出的一个中国承诺。

相比去年特朗普签署的版本,《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的参议院版本略有不同,在美台军事交流中增加了美军适当参与台湾军演如年度的“汉光演习”条款,还提出美国与台湾应当扩大人道主义救援与救灾合作,美国国防部长也应考虑支持美国医疗船前往台湾访问。

台湾问题就是一张“牌”

政知道:今年以来,从特朗普签署《台湾旅行法》到参众两院通过《2019国防授权法案》,美国频频在台湾问题上有“动作”,这意味着什么?

袁征:首先来讲,从近期整个大的环境看,中美关系面临许多挑战,整个氛围不太好,美国战略界左右两派对华问题上形成了一定的共识,都主张对华强硬。换句话说,美国国内实际上有一种焦虑感,这种焦虑感来自于中国实力上升太快。不仅如此,他们担心,随着中国日益强大,中国就会越来越挑战美国所主导的国际秩序。在这种态势下,台湾的战略意义再次凸显出来。所以,台湾问题就是一张“牌”,从战略层面考虑,现在美国又一次将这张“牌”打出来。

从美国国内看,目前共和党掌控参众两院,当然现在民主党中的不少议员由于台湾的民主化也主张支持台湾。也就是说,从传统来看,共和党跟台湾的关系比较密切,而民主党则认同台湾的民主化进程,目前认为对华也应强硬,两党在发展对台关系上并没有太多反对的声音。

现在美国人又开始打台湾牌,当然打牌的话,主要是一种战术策略考虑,倒不至于说在台湾问题上美国真的会跟中国完全闹翻,因为代价会太大。所以,目前来讲,中美之间虽然有这样那样的问题,竞争也在加剧,但是战略稳定还是能够保持的,也就是竞争与合作这种大的框架并没有完全转到对抗方面。

郭拥军:从去年年底以来,中美关系整体趋于紧张。特朗普政府在其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里,把中国定位为“战略竞争对手”、称中国是“修正主义国家”。关于台湾问题,该战略报告强调了所谓的“与台湾关系法”,却丝毫不提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这种关于美国“一个中国”的表述方式和以往明显不同,体现了特朗普政府倾向台湾的战略思维。

特朗普政府在台湾问题上的做法有明显的投机性。特朗普本人未必特别看重台湾,更多的是把台湾作为筹码,以此向中国施加压力。今年以来,中美围绕双边经济关系进行了多轮磋商和谈判。特朗普政府知道台湾是中国的核心利益,所以试图以此为筹码,迫使中国在上述经贸谈判和磋商中做出让步,达到美国希望的目的。

与此同时,两岸关系也出现了紧张甚至恶化的这种趋势,特别是赖清德这样的政治人物三番五次地公开叫嚣“台独”,李登辉、陈水扁也组织“喜乐岛联盟”,妄图推动“公投”。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国内亲台势力,积极鼓吹美国政府支持台湾。这些做法实际是向“台独”势力释放错误信号。?

美涉台动作越来越多

政知道:多个观点认为,1979年中美建交、美台断交之后,美国与台湾之间的官方联系与交往一度降到最低限度,但是从1990年代中期开始,美国对台湾问题的关注和兴趣逐渐上升,介入力度不断增强。如何看待上世纪90年代至今,美国对台政策?

樊吉社:冷战结束之后,中美在台湾问题上有过多年的磨合、擦撞,例如克林顿执政时期,曾因美国允许李登辉访问导致1995年-1996年的台海危机,但克林顿总统访华期间作出了“三不”表态;小布什执政初期也有过不惜一切代价保卫台湾的言论,但小布什执政的大部分时间内,台湾问题没有冲击中美关系的稳定。从克林顿政府到奥巴马政府,中美通过多轮的磨合,在台湾问题上达成了某种默契,美方不会在一个中国的问题上作出根本性的挑衅。

政知道:特朗普政府对台政策的特点?

樊吉社: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美涉台动作越来越多,而且它越来越变得非常僵硬。今年以来,美国涉台最受瞩目的“动作”,就是3月特朗普签署了《台湾旅行法》。《台湾旅行法》鼓励美国各层级官员的对台交流,包括允许美国官员赴台、台湾官员前往美国会见国务院和国防部官员,支持台北驻美经济文化代表处在美开展业务等,这意味着未来美国有可能增加美台人员来往频次和层级。

特朗普执政以来,国会在台湾问题上发声较多、行动多。国会参众两院在去年讨论《2018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时曾要求加强美台防务合作和人员往来,今年两院的相关讨论同样包含较多涉台内容。国会更愿意就台湾问题发声,甚至采取立法行动,但行政部门似乎乐见其成。

国会以往虽然也比较积极介入美国的对台政策,但实际主导美国政策的是行政部门,而不是国会,行政部门通常会综合考虑台湾问题与中美关系的交互影响,因而相对谨慎,但近来一系列失态表明,行政部门和国会在台湾问题上立场似乎趋同。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变化。

特朗普本人在2016年年底也有一些言行非常不恰当,首先是“川蔡通话”,再后来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的时候称“一个中国是可以谈判”。当然,在中国的压力之下,特朗普后来重申了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传统立场,往回收敛了一些。总的来看,特朗普政府似乎并不是那么在意中美在台湾问题上达成的默契,行政部门和国会都有显著调整美国对台政策的倾向。

中国需做好应对极端情况的准备

政知道:中国应如何应对美国对台举动?

郭拥军:台湾问题是中国的核心利益,十九大报告也指出:“我们绝不允许任何人、任何组织、任何政党、在任何时候、以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块中国领土从中国分裂出去。”面对美国一系列支持台湾的“动作”,中国当然要坚持原则立场,特别是特朗普反复无常,中国需要做好应对极端情况的准备。

 

 

樊吉社:从美国一系列的官方文献,包括总统的讲话、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国防战略报告指南,以及核态势评估报告,这些已经发布的官方文献中已经将中国视为一个战略竞争对手。也就是说,美国政府对华政策实际上已经呈现出了非常重大的转变,在这种背景下,涉台问题上,美国表现出做的多、做的快、做的幅度大这样的趋势。

对于美国近来的涉台举动,中国应向美国传递一个非常清晰的信号:台湾问题关乎中国核心利益,中国不会接受美国对“一个中国”原则的挑战。美国在台湾问题上采取的政策行动只会导致台海问题复杂化,并有可能进一步压缩台湾的生存空间。

本文地址:/http://www.000475.com/show.aspx?id=2100&cid=10,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zaq111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